Mar 06.

Stefan Molyneux

0 comment

需要政府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Freedomain Radio ‘Matrix’ video in Chinese)

需要政府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黑客帝国这个电影的情节是历史上最恰当的比喻之一。为人类的方便而发明的机器后来反而使得人类成为奴隶。这是反乌托邦科幻故事当中最常见的主题。

这种成为奴隶的恐惧感怎么会如此普遍,如此引人注目呢?我们真的害怕家里的电视机和笔记本电脑以后会成为人类的主人吗?

当然不是这样子。

这不是我们所害怕出现的未来,而是我们正在经历的过去。

在理论上,政府之所以出现了,是因为要使得人民的生活过的更安宁,更幸福些。但是呢,最终政府唯一会做的恐怕只有束缚人民。

我们所发明的“服务”机关,最终成为严重损害人民利益的统治权力。

所谓的“民有,民治,民享”的美国政府目前已经把数百万人关押起来,夺取国家总收入的一半资金以上,向外国人实施复杂缠人的不必要的法律法规,并且日日进行拷打,屠杀,侵犯他国,推翻异国政府,同时支撑着700多海外帝国性质的军队基地。另外,还引起通货膨胀,使得未来的人民需要还的债务不断地增多。

我们所发明的“服务”机关,最终成为严重损害人民利益的统治权力。

这个所谓的“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概念从历史的客观角度来分析是一个彻底不正确的概念。

国家政府为了保护人民而被人民建立起来这个传说完全没有依据。

在有政府之前的社会里,也就是说在部落时代时,人们所生产的东西只够自己使用,根本没有多余的财产,食物等资源。因此,拥有奴隶很不划算,因为奴隶只能生产使得自己能够生存下去的东西,所以主人没有可夺取的资源。

如果一匹马所能生产的食物只够自己吃,那么人不会去捕猎,驯服这匹马。

然而,当农业技术的提高允许生产多余的庄稼以后,拥有奴隶突然变得很划算。

当牛开始提供剩余的奶和肉以后,拥有牛就变得很划算。

历史上最早的政府和帝国实际上是一群奴隶主,他们明白人既然能生产剩余的食物和物品,所以捕猎,抓获,制服,最终拥有他们是很划算的。

最早的埃及和中国帝国本质上是人类养殖场,在这些地方人们被捕猎,被抓获,被制服,最终被拥有了,正如其他动物一样。
基于技术的提高,这些奴隶的生产量远远超过了抓获和束缚他们的费用。
统治阶级,也就是养殖场的管理人,得到了大部分剩余的生产物品,并给了残酷无情的阶级一部分东西来鼓励他们继续束缚人民。
这个阶级包括警察,奴隶捕猎人,宣传阶级,宗教徒,知识分子,和艺术家。

这个情况持续不断数千年的时间,直到16或17世纪。到了这时候,因为农业技术和方法的迅速提高,所以产生了生产量直线上升的新时代。

英国的圈地运动把该国的农业土地重组规划,导致庄稼收获增加5到10倍以上,而其结果就引起了工业工人阶级的诞生,使得大量人民从农村搬到城市里居住。

这个令人感叹的农业改革就是工业革命的根源和前提条件。

工业革命可不是统治阶级希望释放农奴的表现,反而是统治阶级发现了一个道理,他们意识到了如果给动物一定的自由,它们就会变得令人惊讶得勤快。

当你把牛放在很狭窄的空间里生活,它们会发疯似地撞墙,给管理人添加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因此,管理养殖场人员便给它们更宽阔的空间 — 当然,这不是因为想释放牛,而是想提高生产量并减少费用。

“自由放养”的下一步绝对不是“自由”。

19世纪的国家资本主义实际上是“自由放养奴隶制”的崛起。

这个自由现象不是想解脱人民的枷锁而发生的,反而是想提高奴隶的工作效率而已。

与此同时,知识分子,艺术家等人都能享受各种各样的利益鼓励他们隐藏真实的情况。

现代人类养殖场管理学的一个大挑战即时人的“积极性”。

国家资本主义只能在人们有自愿的创业心促使他们努力才能够成功实行。

然而,一旦出现生产量提高的情况,国家政府各阶层一律会扩大人数,使得统治阶级和他们的受益人人数膨胀。这种膨胀会直接影响人们努力工作的积极性。
税务提高了,法律条款增多了,国债上升,生活水平下降。

人们越意识到他们的勤快和努力成果不属于自己而属于他人,郁闷情绪和绝望便越成为一个社会现象。

为了解决问题,统治阶级使用各种各样的新手段,包括:更多宣传活动,抗抑郁药物的支持,迷信,战争,社会道德活动,创造新“敌人”,
爱国主义的反复灌输,排外情绪和反对移民的现象等等。

你一定要搞明白这个世界的真实情况。

当你看世界地图的时候,你看到的不是国家,而是养殖场。

尽管你享有一些很有限的自由 (包括有限的拥有权,迁徙权,结社自由,就业自由),
但这不是因为政府在原则上支持(他们不断的侵犯这些权利),而是因为“自由放养”的动物无比得便宜和勤快。

你一定要搞明白人的实际想法。

国家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民主主义。。。都是动物管理解决方案。

有的方法比较成功(比如国家资本主义),有的效果很差(比如共产主义)。

最终它们都失败,因为把人看成动物来对待严重违反道德和逻辑。

在中国,印度,和整个亚洲的新来的自由现象实际上是当地国家养殖场管理人更新了他们的养殖技术。
他们已经发现了,如果给牛一点自由空间,它会给统治阶级更多奶和肉。

统治者也意识到了,如果不让你离开养殖场,你会变得不开心,精神上将会有问题,工作效率将会下降。
当奴隶以为自己很自由的时候奴隶才会比较勤快。因此,统治阶级需要让你产生自由幻想才能夺取到你的工作成果的最大比例。

因此,他们“允许”你离开,但你到不了自由的地方,只能到另一个养殖场去,
因为全世界都是不同的养殖场。
政府会阻碍你随带太多金钱,会用复杂的申请手续缠住你,会限制你就业的机会。。。
但你总可以“自由”地离开。由于这些麻烦,很少有人真的离开,但自由的幻影仍在。
一千牛当中的一个如果走丢了的话,仍在的999头牛更感觉自己很自由,所以养殖场管理人更加获利。

政府也通过许可制度把你束缚于国家内。最有工作效率的动物是专家,所以统治阶级把类似于电子颈圈的“营业许可证”套在他们脖子上,只让他们在自己的养殖场工作。

为了进一步创造自由的形象,有的养殖场还允许当地动物选择统治阶级事先筛选好的人当中的一个代表。
这些人之间的区别很小,而进行选举时从来不让动物选择直接关闭养殖场并过真正自由的生活。

政府学校是动物的教条灌输基地。
在这些地方,学校教儿童要懂得“爱”养殖场,并且教他们害怕真正的自由和独立性,
让他们攻击任何反对养殖场的叛逆动物。政府也为支持政府的知识分子提供待遇良好的工作单位以鼓励他们。

政府的荒唐矛盾 — 正如宗教 — 只能在向无助的儿童灌输不计其数的宣传下才有人相信,才能维持下去。

民主主义和某种“社会契约”能容许少数人统治几十亿人这个想法真是太荒唐的了。

如果你告诉一个奴隶他的祖先选择做奴隶,所以他也要做奴隶,他会简单地说:

“如果当做奴隶是一种选择,那么我决定不做奴隶。”

统治阶级最害怕听到的就是那一句话,所以他们让奴隶攻击任何说出类似于这一句话的人。

政府不是一种哲学论。

政府没有历史上或逻辑上的继续存在的依据。

政府是统治阶级的一种拥有人类奴隶的借口。

政府是进行暴力的委婉理由。

各种各样的政府机构都属于养殖人类的解决方案和养殖方法。

宗教是一种受欢迎的迷信,使得儿童产生害怕情绪并且愿意付出代价缓解不安的心情。

爱国主义是一种固执观念,使得当地的动物产生对主人的好感。

迷信的相反不是另一个迷信,而是真实。

一个错误概念的相反不是另一个概念,而是客观的证据和原则。

迷信,错误概念,和政府的相反。。。是哲学。

理性和勇气将会把我们释放了。

你不必要当其他人的奴才。

选择看准真相。

从梦中醒来吧。

Stefan Molynuex, is the host of Freedomain Radio (www.freedomainradio.com), the most popular philosophy site on the Internet, and a “Top 10” Finalist in the 2007-2010 Podcast Awards.

Sign up for the Freedomain Newsletter to receive previews of upcoming shows, exclusive presentations, invitations to private call in shows and much more!